喜欢看美貌的妻子和老伯做爱
(1 )
最近比较忙。刚刚送走了妻子,上来说几句心里话。

这个周四是美国国庆日,妻子周五请了一天假,加上周末共有四天,来我这里看我。妻子在C 城的一家投行工
作,负责和机构客户(对冲基金、保险公司等机构)的生意往来,举个例子,如果一家基金需要购买一百万股的微
软股票,他们就会给妻子打电话,询问报价,简单的说,妻子做的是投行金融证券的销售,做这一行,除了语言沟
通能力要好,最重要的是要和客户处理好关系,有固定的客户群,所以做这一行的大多数都是美女,妻子也不例外。

妻子长得很漂亮,绝对属于让人过目不忘的那种,她的身材也很好,罩杯在C+到D 之间,货真价实的美国标准
(在维多利亚的秘密买内衣时的尺寸,不像亚洲的内衣,普遍都夸大),乳房细白丰满,柳腰纤细而柔韧,一对翘
臀浑圆结实。大概也是因为妻子长得漂亮,再加上最近标普指数狂涨,她的业绩很不错,最近刚刚被升职,才二十
多岁就可以单独「接客」了,所谓接客是投行里的玩笑话,意思是说可以单独和客户联系,在此之间,她只能作助
手。

因为独当一面,所以妻子每周都会有一两次和客户一起吃饭,也就是所谓的商务晚餐,其实不过是为了保持良
好的关系,另外可以打听一些内幕的消息,譬如正在进行的并购,还有某个公司的还未发布的业绩报表,这些理论
上说是不允许讨论的,因为涉及内幕交易,但是所有的人都在这么作,重要的是掌握好尺度,不要留下痕迹。

大多数客户很有专业精神,特别是比较大的机构客户,因为帮助是相互的,但是也有些客户特别是男客户,面
对美女,总会做出一些不得体的举动,特别是在喝了些酒以后。而我又在外地,不和妻子在一起,所以心里面其实
挺在意这个的。

有一次我在妻子那里小住,她晚上和一个客户吃饭,吃完饭和我约好一起去泡吧。越好晚上9 点45在他们吃饭
的饭店门口见,我到早了,在旁边一家咖啡店等妻子,差不多9 点半过一点儿,看到妻子和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白人
男子一起出来,妻子穿着短袖套裙,显得美丽干练,只是她走路有些不稳,可能是被灌了酒,那个男伸手想揽住妻
子的腰,妻子礼貌的回绝,但是那个男的还是把身体朝妻子身上凑,那个男的长得很帅,笔挺的西装更显得踌躇满
志。妻子躲开了他试图搂妻子的手,但是那个男的却趁势在妻子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妻子一怔,也不好发作。

那个男的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妻子本来要和他道别,但是他似乎执意想拉妻子一起上出租车,我一看心里就
火了,没有多想就从咖啡店里冲出来,一把拉住妻子,给了那个白男一拳,把他打进出租车说:「滚!」

事后妻子没有怪我,只是对我说以后不要太鲁莽,另外她还还说她心里很高兴,因为我会保护她不受伤害。

但是妻子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前的一次……

(2 )
那一次我去妻子那里小住,一天晚上,她打电话给我说她喝酒喝得有些多了,没法开车,让我坐地铁到城里某
处的停车场五楼来找她,她在车里等我,让我开车把她带回去。

从妻子的公寓坐地铁到那个停车场大概需要1 个多小时的时间。但是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好在附近和一个朋
友刚见了面喝了点儿东西,所以坐地铁过去不过十多分钟,妻子挂电话挂的很急,根本没有给我说明情况的机会。

我的钥匙链上也有妻子的车钥匙,因为我闲着也没什么事情,就决定去停车场等她。

到了停车场,在五楼却没有发现妻子的车,我怀疑她是不是记错了,就逐层的找,直到地下二层,那里是长期
停车位,停了很多几个星期都没有开过的车,我本来不想在那里找的,但是冥冥中,还是向停车场的深处走去。

地下停车上要比地上的大很多,但是受到周围建筑的影响,很多拐角转弯,在很靠里的地方,那里的灯似乎坏
了一盏,光线很灰暗,但是隐约有人的声音,我扭头远远的望了一眼,模模糊糊的似乎看到了妻子的红色敞篷车的
车尾。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灯光,让我自然有了不好的联想,所以当我悄悄走过去从两根柱子的缝隙里看到敞篷车里
妻子正被一个陌生男子摁在靠背上时,我的愤怒大于吃惊。但是当我看到那个男人一头灰白略有些秃顶的头发时,
我的愤怒却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别的东西。

那个男的看上去有50多岁,妻子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说「NO」,显然他们是认识的。他长得很敦实,他侧身
坐在左侧司机的位置上,妻子被他用有力的胳膊压在了右侧的座位上,他一双大手粗壮多毛,妻子的白色纯丝的衬
衫已经被他扯开,露出里面半透明的黑色蕾丝内衣。我知道妻子的这件衬衫有些透,可她里面偏又穿了半透明的黑
色蕾丝内衣,估计一晚上这个老色狼都在对着妻子的胸部垂涎三尺吧?但是可能妻子也没有想到,这个老色狼会这
么大胆。

妻子无力的挣扎着,那个老色狼时而低声在妻子耳边许诺着些什么,时而又霸王硬上弓的去扯妻子内衣的肩带。
妻子本来盘起来的头发已经散落,乌黑的长发跟衬托出脸蛋的白净美丽,头发零落在她的肩头上更显得她的皮肤像
乌木镶嵌的象牙雕饰一样细腻白嫩。她修长的双手正像包围着最后的堡垒一样护着自己内衣的肩带,不让那个老色
鬼得逞。

老色会有些急躁恼羞,一低头居然隔着妻子的蕾丝内衣咬在了妻子挺拔的乳房上,毛茸茸的大嘴「吧唧吧唧」
的亲出来声音。可是这时的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愤怒,相反的,我的鸡巴开始勃起了……蕾丝的纹路在老色鬼舌头
的驱动下刺激着妻子的乳头,我想,妻子一定很难熬,因为她的乳头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她的反抗已经变成了
夹杂着呼吸的低吟,本来护着肩带的双手不得不去推老色狼那长满灰白色头发的脑袋,于是老色狼趁机扯下来她的
肩带。妻子的一只乳房暴露在停车场暗淡惨白的灯光下。

妻子的乳房犹如艺术品一样完美无瑕:罩杯介于C 与D 之间,即显得挺拔丰满,又不觉得累赘,乳房的皮肤像
水豆腐一样细腻嫩滑,握在手中,掌心感觉到乳肉的充实而指尖却又腻滑爽美。妻子的乳头大小适中,像两颗饱满
晶莹的石榴粒,含在口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乳香。

此时看到老色狼那毛茸茸长满胡茬的大嘴一口含住妻子粉嫩的乳头,看着妻子的乳头上挂满了他令人作呕的唾
液,我竟然硬的几乎不能自持了,下意识的,我开始伸手跟着短裤去揉自己的鸡巴,而心中居然有些难以启齿的期
待,我也不明白我是怎么了,为什么妻子被帅哥吃豆腐我会出离的愤怒,但是面对这样一个灰白头发的老伯,我有
的却只有兴奋?

我的脑子很混乱,只是默默的看着老色狼尽情的享受着妻子的美乳。妻子仍然没有放弃反抗,她努力的把像吸
盘一样吸在她的乳房上的老色狼推开,一边正色的对他说:「放开我,我已经结婚了!」

刚尝到了甜头的老色狼哪肯轻易放手,但是妻子似乎很坚决,并把手再次挡在了胸前,老色狼见硬的不行,似
乎改变了策略,开始低声在妻子的耳边说着些什么。而此时的我竟然有些小小的失望,鸡巴也有变软的趋势。

老色狼非常努力的试图说服着妻子什么,妻子双腮飞红,但是最终还是害羞的点了点头。老色狼兴奋的把司机
的座位靠背放倒,在上面躺好,然后拉着妻子的手放在他的裤裆间。

妻子坐直了起来,她背对着我,一头乌亮的头发光滑顺直的披在松散的白色衬衫上,裸露白嫩的肩头,一边内
衣的带子仍然垮在一边,虽然看不到正面,但是我想妻子的一只乳房仍然暴露在老色狼的眼前吧……我的鸡巴又变
硬了……妻子伸手解开了老色狼裤裆的拉链,从他的内裤里翻出来他的那根老鸡巴。他的鸡巴仍然有些软,包皮似
乎已经爬上了皱纹,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原因,他的龟头是白色的,像个小鸡蛋,虽然还没有完全勃起,他的鸡巴已
经有粗黄瓜那么大小,妻子的纤手刚刚才能握住,可以想象年轻的时候,这根鸡巴的雄武。

妻子开始揉搓老色狼的鸡巴,显然,妻子答应他给他手淫,也许这是妻子折中的办法吧,而老色狼似乎还不满
足,他把手伸进妻子衬衫的背后,看样子是想解开了妻子内衣背后的搭扣。这次妻子倒是没有反抗,只是应付的用
小手不断的撸动着老色狼的鸡巴。

老色狼解开了妻子内衣的搭扣,接着他又把妻子的衬衫从一边的胳膊上扯了下来,衬衣从妻子一侧的肩膀滑落,
雪白的脊背裸露了出来。妻子很苗条,背部的曲线光滑柔美,老色狼一边用毛茸茸的手抚摸着妻子的裸背,一边享
受着妻子纤手的服务。他的鸡巴变得又粗又大,硕大的龟头上流出了粘液,在灯光的反射下,显得亮晶晶的,妻子
的白嫩的小手也亮晶晶的……我忍不住把手伸进短裤开始,握住滚烫的鸡巴开始慢慢的撸动起来……老色狼把妻子
内衣的肩带从她裸露的肩头拉了下来,虽然内衣另一侧的肩带还挂在妻子给他手淫的那只胳膊上,但是妻子的乳房
应该完全裸露在了老色狼的眼前。老色狼的手绕到妻子的背后,把她的身体向前一推,妻子裸露的那只丰乳应该正
好送到了老色狼的嘴边,虽然没有看到,但是老色狼的嘴巴里发出的声音已经说明了一切——他肯定在吮吸妻子粉
嫩的乳头……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强烈的刺激像电击一样充斥了我的全身,甚至连每一个毛孔,每一根毛细血管都充
满了兴奋,我不由的加快了手淫的速度,甚至心里期待着老色狼的大鸡巴插入妻子小穴的场景,妻子的小穴应该已
经湿得春水泛滥了吧?

所以当妻子突然直起身子的时候,我感到了一阵更为强烈的兴奋,因为大脑充满了精虫的我幻想妻子会撩起裙
子,骑到老色狼的鸡巴上用湿漉漉的小穴去套他……可是妻子却伸手去拿了车里纸巾,在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没有
注意的时候,老色狼已经射精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些失望。虽然事后想想当时的场景:美丽的妻子在给一个老头打手枪,而我却躲在一
旁手淫——真是无比的荒诞。但是内心深处我却意犹未尽。

那天晚上,我疯狂的操了妻子,她高潮迭起,可是我却总觉得不过瘾,不够刺激……半夜我起来上厕所,在洗
衣筐里看到了妻子洗澡时换下的裤袜和内裤,我拿起她的黑色蕾丝丁字裤,穿过小穴的细带上还留着妻子的淫水,
还有妻子的裤袜,包裹着她的小穴的地方也湿透了,想起晚上在停车场的一幕,我又变硬了,我把妻子的蕾丝丁字
裤和裤袜套在鸡巴上开始自慰,脑子里又开始幻想妻子被那个大叔的鸡巴狂操……(3 )国庆节妻子到我这里的那
天晚上,我很紧张,我不知道我该不该那样做……我心里反复的思考,幻想,思考,幻想,理智,不理智,理智,
不理智,但是看着刚刚洗完澡的妻子那湿漉漉的秀发,挺拔的乳房,和修长的美腿,我的邪恶欲望又被燃起了。

红酒里溶化了粉红色的药片,一切都没有痕迹,药片有些微苦,但是红酒的味道恰到好处的遮住了它……二十
分钟后,穿着白色透明睡裙的妻子倒在了沙发上,她没有彻底的睡着,但是她的意识又不是完全的清醒,这就是粉
红药片的作用。我又有些犹豫了,但是那种不可名状的兴奋还是让我抓起了电话筒:

「喂,中国楼么?你是老李吧?我要外卖。 chief special. 你懂的。

门没锁。老样子。这次肯定比你上次那个爽!」

我打开网络摄像头,拿着我的轻薄笔记本去了楼顶的露台。我坐在露台上黑暗的储物间里,通过摄像头看着家
里的事情十五分钟后,老李来了,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来。手里的塑料口袋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然后他就盯着
歪在沙发上的妻子看。他有些愣神。但是马上两只三角眼里就射出来光芒,他有些谢顶,大概有五十多岁。

他试探性的喊了妻子几声,又碰了碰她白藕似的臂膀,确定没有问题后,把她的身体扶正靠在沙发上。

然后他低头亲在了妻子的嘴唇上,操,他居然去亲妻子。

他的手隔着睡裙直接摸在了妻子的阴阜上,操……不过我的鸡巴硬了他双手搂着妻子的纤腰把身体压在妻子的
身上去吻她……他分开妻子睡裙的吊带,露出妻子的双乳,他趴在妻子的身上,把妻子的双手压在沙发靠背上,他
的脸直接贴到了妻子白嫩的乳肉上。他一边用粗糙的老脸摩擦着妻子细白丰满的乳房,一边伸出舌头去舔妻子娇小
的奶头。

妻子的奶头硬了,妻子的嘴里发出了若有若无的呻吟……老李再次抬头去吻妻子,妻子竟然下意识的伸出了舌
头,老李如获至宝的吮吸着妻子的香舌……妻子的身体开始扭动,老李又低头咬住了妻子的乳头,老李的双手尽情
的享受着妻子的乳头,揉搓着妻子的奶头……老李继续用手抓着妻子的乳房,但是嘴巴却向下亲去。老李掀开了妻
子的睡裙,老李望着妻子粉嫩湿润的小穴,看得出了神……老李舔妻子娇艳的小阴唇,老李揉妻子纷纷的阴蒂,老
李把指头插进来妻子的阴道……老李的老鸡巴直挺挺的翘着,老李的鸡巴对准了妻子的小穴,老李的龟头进入了妻
子的小穴,老李的鸡巴整根没入,老李的鸡巴把妻子的小穴撑得满满的,老李开始抽插……我射了,我比老李射得
还早……等我再次回到家里,老李已经走了。妻子还靠在沙发上,睡裙被撩起,有些发红的小穴里往外流淌着白色
的浊液……「老婆我爱你!」我在妻子耳边轻轻的说。

(尾声)
第一次让老李白爽是让他操一个叫做Lydia 的中国女生。我带Lydia 回家,做完爱 Lydia睡在客厅,我打电话
叫中餐外卖,老李来送外卖,看到了赤身裸体的 Lydia,于是我就让他和Lydia 发生了关系。

老李是中国楼的老板,虽然叫中国楼,其实只是一家只送外卖的小中餐馆,夫妻店。老李的老婆是偷渡过来的,
比老李年轻很多,他老婆长得还不错,身材也很好,但是老李和她的关系一般,和老李比较熟以后,老李曾说过他
老婆在偷渡的时候被蛇头从太平洋的那头一直操到太平洋的这头。

妻子走了以后,我告诉老李他那天晚上操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生,而是我的老婆,他的心里应该平衡一点
儿,以后对他的老婆好点儿。老李瞪大了眼睛!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我的妻子,今天是周五,晚上妻子又要陪一个客户吃饭,她对说:「放心,这次是一个老
头儿,不会有问题的。」可是我却又开始了幻想:妻子的小穴里,现在是不是正有一根老鸡巴在抽插?

(觉得好的请顶下,让我有继续奋斗的勇气)

【完】